根本就没有自己身分证自己设计啊!!

根本就没有自己身分证自己设计啊!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内政部「Identity Redesign 身分证明文件再设计」比赛邀请全民「设计自己的身分证」,并由网路票选和评审选出奖项,比赛官网承诺:「重点奖项『设计奖』将成为新款身分证设计的重要依据,作者也能与内政部直接沟通;没错,您将有机会参与下一代身分证的设计!」这几天比赛结果公布,很多人不高兴,因为获得首奖「设计奖」的不是网路第一高票(近十万票)的《屿民在地》,而是另一个作品《形》。在近两个月的赛程里,《形》只拿到四十六票。

《屿民在地》的设计拿掉国旗,以「台湾国民身分证」取代「中华民国国民身分证」,获得本土派支持。在强调「设计自己的身份证」的比赛里,第一高票虽然依比赛规则拿到「人气奖」,但没有得到「设计奖」,有些人因此认为这是主办方和评审对民意的背叛。

身分证设计比赛重要,因为它不但关乎设计,也关乎人对国家的看法。当特定的设计呈现了民众支持的价值脱颖而出,官方该怎幺做?这背后其实涉及一些乍看之下不见得会意识到的细节。

林昊翰设计的《屿民在地》以近十万高票获得身分证设计比赛的「人气奖」(图片来源)

《屿民在地》受到支持,除了因为乾净的设计,也因为它展现台湾主体性,去除了中华民国元素。以众多发言内容来看,抗议比赛结果的人,并不是抗议评审无视民众对乾净设计风格的支持,而是抗议评审无视民众对台湾主体性的支持。

然而,要主张评审没有给予台湾主体民意足够尊重,就必须主张说:很多人支持《屿民在地》去掉国旗并加上「台湾国民身分证」,所以评审应该要替它加分。然而,根据评审聂永真的说法,评审没这个权限:「此次的评审机制完全就是针对身份证再设计的版面去做评选,而非评选国家情感与认同(国家认同是无法透过「评选」来定调的啊!),由于评审只会看设计的部分,这也是整套评选中最需要从头到尾完全维持理性的最重要规定,所以那八票里无论国家抬头的字面如何,都不是决定设计奖的因素。」

根据「身分证再设计」的粉丝页po文,这个比赛似乎鼓励大家藉由身分证设计来彰显自己在意的价值:「这薄薄卡面正乘载着各种可以形塑认同感的暗示,不管是字面的陈述、图面的呈现、标誌的划设,╱以往都是政府机关起门来自己规划,而这次我们有机会为这件事情表达出自身看法,非常值得让使用者们好好的思考如何呈现台湾的价值呢!」

不过内政部显然没有这幺全盘开放。今年四月统派打开身分证设计比赛官网,发现有一堆没国旗的作品在线上,亲民党立委陈怡洁马上就质询内政部长叶俊荣。叶俊荣说身分证上的国号等「国家表徵」不会因为比赛结果就变不见。政府说要透过比赛谘询大家对身分证的意见,不过似乎没有打算顺便谘询大家对于国号和国旗的意见。

考虑叶俊荣的说法,聂永真的準则就有道理:就算《屿民在地》获得设计奖,也不能因此期待下一版身份证会这样改(反过来说,就算它没得奖,也不代表我们在可见的未来不会得到「台湾国民身分证」)。要全面把「中华民国」改成「台湾」,我们可能需要修宪或重新制宪,要让身分证上不显示国号和国旗,我们得去盯他的主管机关内政部,这些都不是身份证设计比赛层级的事情。

高票数的作品当中大多没有国旗,足以显示有民意支持目前的国旗退出身份证。不过我对于因此抱怨「有国旗的低票数作品竟然受评审支持」有点疑虑,因为这样等于是在要求评审观察投票结果显示的民意方向,来调整自己的评分。我觉得这技术上不太可行,因为请评审来就是要他给个人意见。

有些人可能会建议说,让票数成为「加权分数」,跟评审给的分数一起计算。我想这应该也不太好做,你要怎幺设计加权,来让十万票和46票之间有差距,又不至于破坏比赛平衡?

以上考量,我认为把人气奖和评审奖分开,比较简单合理。当然你可以抱怨为什幺只有评审奖才算「设计奖」,才能保证「成为接下来身份证设计参考的重要依据」。不过这其实不是在批评评审,而是在批评一开始就公布的比赛规则。

比赛规定「决选作品八名,其中一名是票选最高票,其余七名由评审推举」。本来就不能期待其他七名都要是高票作品。如果认为只拿46票的作品不该得到设计奖,应该要批评比赛规则不理想,而不是评审判断不公。例如。若比赛规则改成「票选前50名进决选」,几乎就可以保证设计奖得主有民意支持。

「对,但是这比赛很多宣传都让人觉得高票就会变成将来设计的参考依据啊!」我看到很多这种意见,认为内政部和文化部至少有欺骗人民的嫌疑: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打算承诺让民意投票去决定哪个作品会被政府参考,那你就不该用类似「这次不是谁说了算」这些宣传词。

我同意,不过我也认为参加比赛和参加投票的人应该看清楚规则,毕竟规则就放在首页,你可以参考这个网页存档。

事实上,我认为如果比赛规则越容易取得,你越不能抱怨「这次不是谁说了算」这种宣传误导你。不过相关说明涉及一些意义理解机制,没兴趣的可以跳过。

若「这次不是谁说了算」有误导效果,代表当你对这个宣传做出合理解读,你会因此对比赛产生误解。「这次不是谁说了算」的合理解读是什幺?显然不是「你投的那个设计就会是未来的台湾身分证,而且2019年一月就上线」,但是会是「最多票的前十名会进决选」吗?你不知道,因为你需要更多关于规则的资讯才能确认,如果这些资讯被藏在落落长的使用者同意书里面,你可以抱怨政府故意隐瞒你,不过事实上官网首页就有清楚的说法:

「身分证再设计」官网对比赛奖项的说明(图片来源)

温朗东在他的评论里建议,如果主办方的网路投票,主要诉求的是参与趣味/活动宣传,这个比赛应该「一开始就在网页上大字跑马灯显示:『本次投票仅供民众参考,未必会影响决选结果。只有人气第一名会进入决选,且投票数不会列入评选成绩。』」把规则放在首页,并没有像跑马灯那幺高调,不过我认为,让人要点开官网首页才能知道比赛规则,并不过份。

当然,就算你没有看到规则,或许也可以对「这次不是谁说了算」做出一些抽象解读,例如「你的票让你喜欢的设计更有机会成为未来政府设计身分证的参考依据」,这个解读可能还算合理,不过这幺空泛的命题,本来就很难判断有没有成立。

大家生气归生气,我觉得这次设计比赛还是带来了好东西:几百份现成的身份证设计。这是很好的倡议资源。

对评选结果不满意的人,其实可以组织一个自己认为有公信力的评审团,从这次投稿作品里另外选一批「得奖作品」,并说明它们为什幺比官方的得奖作品更适合成为我们未来的身份证。

对主办单位,我的意见类似陈致豪和温朗东。政府藉比赛引发议题、藉议题炒热比赛,最后除了把比赛收尾,也需要把议题收尾。人气奖获得近九万票,即便有重複投票,这个数字背后的民意依然值得比「在得奖说明节录创作者的设计理念」更具体的回应。

以投票结果来看,大多数票不只是为了捍卫自己喜欢的设计,也是为了捍卫自己喜欢的国族价值。然而,内政部长叶俊荣在立法院承诺亲民党立委说,身分证上的国号等「国家表徵」不会因为比赛结果就消失。政府藉由大家对于国族价值的意向来汇集人气,但却没有打算回应这些意向,这会有把人民的政治意见当成工具的问题。

如果民进党政府如蔡英文总统所说,要成为「最会沟通的政府」,就不能这样对待人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