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作云看诊阅报‧写诗练书法‧笔墨间悠然自得!

刘作云看诊阅报‧写诗练书法‧笔墨间悠然自得山城细雨晚风轻,提笔先须论性情,亘古诗才谁第一,诗才何必辩分明。这是84岁的刘作云在假日赴山城访友后有感而作的其中一首诗。自小饱读诗书的刘作云,学的是中医,读的是诗书,当了五十多年的中医师,到今天仍不言休,閑来喜欢阅读书报、写诗练书法,在笔墨之间悠然自得。他是槟城艺术协会的现任副会长,诗词组的主任,也是马来西亚诗词研究总会的顾问,这一生,都在默默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不求名利,志在兴趣。八十多年来看尽古今中外事,心中的话都已化为诗句来抒发。星期一的下午两点钟,在槟城车水马龙的车水路一座大厦前的楼梯口,84岁的刘作云戴着一顶渔夫帽,左手拎着一个环保袋,右手提着一把雨伞当拐杖,一步一步慢慢的拾级而上。上到一楼有一道走廊,两边都是空置多时的店舖,这座大厦老而旧,走廊上除了昏黄的灯光,就不见人烟。老人停在最后第二间单位,上面挂着“刘作云医师”的牌子,他把手伸进环保袋,东摸西搜了一会儿,才掏出了一串钥匙,然后熟练地打开门,进去开了灯,这是他的中医诊所,从八十年代就已经在这里营业。走入诊所,老人家脱下渔夫帽,开了冷气坐了下来,这老诊所,平均每天还是会有三几名病人摸上门来求诊。刘作云每天下午二时就由孙儿开车载送来诊所,直至六时门诊结束后,孙儿会在楼下等着接他回家。“现在来看诊的大部份都是老顾客了。以前病人很多的时候有请助理,现在看诊人数不多,自己一个人还兼顾得来。”访问中途,刚好有位老顾客上门複诊,只见刘作云从容自如的找出了病人的病历卡,把了脉写下药单,然后再走到配药处亲自抓药。没设退休期做到不能做在他椅子后面一排的橱架都是满满的病历表,纸张都已经泛黄了,但分门别类整理得很好,看得出他的诊所也曾经“客似云来”。“我没给自己设下退休期,就做到不能做为止吧。有个诊所,时间也比较容易打发。每天下午来这里几个小时,如果没有人来看病,就看看书,写写诗,练练书法,我这里每天也会有文艺界的朋友上来找我聊聊天,时间很快就过了。”刘作云笑笑的说。刘作云于1931年出生在霹雳州美罗,28岁那年在吉隆坡马华中医学院考上中医,并在金宝当了几年中医师后,33岁那年受聘来到槟城的南华医院。“我在1964年来到槟城南华医院当驻诊医师,那时候南华医院聘请的中医师都要定期考试,每两年考一次,试卷都是寄去香港的东华三院评卷。院方只录取前三名,任期两年,我第一次考时获得第三名而受聘,此后每两年考一次,一连考了九次,很幸运都名列前茅,连任了南华医院18年的驻诊医师。”84岁的他对经历过的往事仍记忆犹新,记性比年轻人还好。刘作云说,当年只身来到槟城,每天早上九时至中午十二时会在南华医院,下午就到汕头街自己开的诊所为病人看诊,晚上再到南华医院街的中医学院授课。1980年,他在车水路的一座商业大厦内购下一个单位,把诊所从汕头街迁到车水路,直到今天这诊所还在营业中。诊病高峰时期,他平均每天会为逾百名病人把脉看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又忙碌,教学相长,从中也学习和累积了实用的临诊经验。槟霹两地来回跑壮年时就来到槟城工作的刘作云,如今已在槟岛生活了五十多年,在槟城也结交了许多志同道合的诗友,早已习惯了岛上的生活作息。然而,与太太共育有十名儿女的他,其实过去都是一个人在槟城打拚,太太和孩子们都留在家乡金宝生活。十个孩子已成家“我太太不习惯住在槟岛,在霹雳我们有屋子,她可以种花种菜,亲朋戚友也都在那儿,她与第四儿子同住,留在金宝并不寂寞,我这几十年来都是槟城和霹雳州两地来回跑,每个月大概都会回去几天。”刘作云共有六男四女,其中第四儿子也是学中医,目前在金宝当中医师。十个孩子早已长大成家了,长子在多年前也来到槟城创业,刘作云现在是和长子一家人同住,而太太则与第四儿子定居金宝,其他孩子大部份都已往吉隆坡发展。“我还有一个女儿远嫁到美国,与任职电子工程师的女婿育有两个孩子,她每年都会返马探亲。”儿女成群的他现在也有10名孙子,生活已经没有负担,所以他已处在半退休状态,继续看诊主要也是为打发时间,更何况诊所是自置产业,不必被租约牵制。汉诗大会获益不浅刘作云的父亲曾是一所私塾的老师,幼受庭训的他饱读诗书,唐诗三百首、古典文学、四书五经都是父亲给他的功课。十岁那年日本南侵,学校停课,在锋火连天,百业萧条中,父亲就在家里指导他们兄弟,直至日本宣布投降,他才以高龄生继续完成中学学业,在文学方面奠下了良好的基础。写诗是在七十年代人到中年后的事。但他谦虚的说当时只是玩票性质,还不成气候,不过倒是因为有了这雅兴,开拓了他的社交圈子,他曾是全国诗词研究总会的副会长,如今已退位让贤,担任顾问。现在也是槟城艺术协会的副会长,诗词组的主任,透过参与各种诗词创作交流活动,结识了不少艺术界的朋友,也曾为诗远赴泰国、台湾、香港参加全球汉诗大会,在名家指点中获益不浅,进步良多。刘作云作的诗是属于现代诗。早年他写完了诗也会投稿于报章上,从时事閑谈到和诗友雅集,都以写诗来抒发观点。“如今年事已高,诗还是会写,但没再投稿了,只是透过槟城艺术协会集合诗友出版诗词彙集。”爱书如命求知慾强在四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的刘作云,父亲带给他的良好影响非常多,特别是在古典文学方面就非常有研究,唐诗三百首、三字经,还有中国四大古典名着:《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和《红楼梦》等等文学小说,都是在那个动荡不安的日治时代里给他读完了。“我从小就沉迷阅读,父亲还鼓励我养成每天阅报习惯,所以不只是古典论文小说,报章上的社论和时事新闻我每天都会关注,这习惯到现在都还保持着,我家房间现在最多的就是书,到现在看到好书还是不会手软,照买不误!”书局清货大扫数百本书刘作云爱书如命,求知慾强,曾在一次书局清货大促销中,一口气横扫了数百本诗词书籍回家,这些都属于大清仓的旧书,但在他眼里可是如获珍宝。“我也是化了几年时间每天大量的吸收诗词,诗艺自信才得以提昇,不再局限于只写应酬诗的範围。”“活到老,学到老”,84岁的刘作云到今天仍喜欢阅读书报,只是不同的是,现在所看的书籍都是由诗词组的学生替他从网上订购。他说:“很多着作在本地还是很少有机会接触到,所以直接在网上订购中国书籍更快且方便。”博学多才兼懂易经斗数没人求诊的时候,刘作云在诊所内可以一个人安静地看书、写诗、练书法,而且认识的朋友都知道,博学多才的他还有一个专长,就是懂得易经,会看紫微斗数,还会八字算命!“紫微斗数要看命格,排命盘,比较複杂,需要花很多时间,所以我很少帮人看。倒是八字算命,很多人会找我帮忙,还有嫁娶或搬迁等要看日子的顾客,也会叫我算一算。”这都是刘作云无师自通,因为兴趣而勤于看书学习的成果。名家指点对联获讚美提起学诗的过程,刘作云也有不顺遂的经历。他坦言,1990年,曾经在泰国举行的全球汉诗大会上,在对对联时因凑不成七个字而急得满头大汗;隔年不气馁的他再赴台湾参加诗词大会,在现场作诗比赛中一连三场也名落孙山,当时的他确有失落感。“不过,再过一年于香港的汉诗大会我就有了进步,有受到诗友讚美,也获得名家指点,在作联句时也能应付自如,那趟之行获益不浅。”刘作云参加槟城艺术协会诗词组已经有四十多年,迄今仍坚持初衷,永不言弃,只想尽点棉力为诗社服务。“学诗是一条漫长且孤寂的道路,只许呕心沥血不断地写,无需沽名钓誉,把满腔的热血,潸潸的眼泪化为诗篇,呈献给当前的诗词爱好者,相信总会有知音人出现。数百年后,天涯海角若还有知音人存在,只要有一个知音人存在,那就能给我无限的安慰和鼓励!”/副刊‧报道:黄碧丝‧2015.01.3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