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中的鬼遮眼V.S. EMDR李政洋身心诊所!

爱情中的鬼遮眼蒙蔽了我们看待爱的本质如果你也知道对方不好请不要眷恋1%的美好

      好吧!近来「心灵的伤,身体会记住」一书让大家又开始注意创伤带给我们的影响,连带的也让EMDR(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疗法,以下简称EMDR)重新被大家认识。EMDR对于创伤是有效的疗法,但成也创伤、败也创伤,就跟很多人不知道Johnny Depp吉他也弹得很好一样,EMDR其实可以用来处理很多不同种类的心理问题。      Mosquera 和Knipe (2017)这两位EMDR治疗师在今年就发表了一篇「Idealization andMaladaptive Positive Emotion: EMDR Therapy for Women Who Are Ambivalent AboutLeaving an Abusive Partner」的Paper。粗俗来说,就是利用EMDR来协助关係伴侣中鬼遮眼的另一半。      什幺叫鬼遮眼?  好问题~鬼遮眼1号:「我男友虽然常去夜店,也一直劈腿,但他深情看我的眼神,让我知道我才是他的最爱,他真的很帅。我相信他是爱我的,他跟学妹们只是玩玩,他心里是有我的。」鬼遮眼2号:「我先生脾气大了点,这次他是不小心失手的,他脾气好的时候真的对我很好。想到他对我好的样子,我真的离不开他,且如果我离开了,他一个人怎幺办?」鬼遮眼3号:「我知道我女友背着我下载很多交友App,搞失蹤时就是跟网友出去,但想到他会亲手做饭给我吃,我就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他会回头的。」      相信这些对话大家都不陌生,简单来讲鬼遮眼有点类似理想化的防卫机转,为了不让自己太痛苦,所以假装自己没事,在假装自己没事的状况下,还会去怀念自己跟伴侣之间仅有的一些正向经验(EX:他每次打完我之后会送我花,跟我道歉,他是有悔意的;我喜欢吃他亲手为我做的菜,我是特别的)。你一定听过身边的人说过类似的话:「他除了偶尔会打我之外,真的对我很好」、「他就是比较爱玩,但他还是爱我的」。他虽然巴拉巴拉XXOOO,可是他巴拉巴拉~对我很好。这些话就是理想化的防御以及沉溺于不适当的正向状态(去怀念与伤害你的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我们为什幺会说人家鬼遮眼,就是因为自己也知道对方不好,可是却眷恋那1%的美好,而离不开。Mosquera 和Knipe举了几个被暴力对待,而离不开对方的例子。其中一个案例是不顾伴侣对他的殴打,依然怀念在沙发上两人拥抱呢喃的时光。光是想到两人在沙发上的欢乐时光,就可以原谅被殴打的痛楚。这就是爱情上的鬼遮眼!!!      爱情上的鬼遮眼是一种複杂的心理机制,有时否认、有时理想化、有时带点童年的扭曲遭遇。EMDR藉由眼动的方式,可以刺激大脑,协助我们找出更适应的生活模式,某种程度来说EMDR淡化了否认与理想化的想像。有兴趣的人可以参阅这篇Paper。
Mosquera, D., & Knipe, J. (2017). Idealization andMaladaptive Positive Emotion: EMDR Therapy for Women Who Are Ambivalent AboutLeaving an Abusive Partner. Journal of EMDR Practice and Research, 11(1), 54–66.emdr理想化离不开伴侣有时mosquera怀念
上一篇: 下一篇: